參考消息網10月30日報道 台媒稱,澳大利亞10月30日通過法律,將前往“恐怖攻擊溫床地區”的行為列為犯罪。這是個嚴厲的反恐措施,目的在防止聖戰分子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參戰。
  據臺灣“中央社”10月30日報道,澳大利亞政府日益擔憂海外戰鬥人員前往中東,加入伊斯蘭國(IS)等好戰團體;據信已有70名澳大利亞人步上此途。
  《反恐法修正案(海外戰鬥人員)》載明一些措施,將不具正當理由即抵達恐怖組織從事敵對活動的“宣告地區”列為犯罪行為。
  報道稱,此罪行最高星刑期為10年徒刑。
  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10月30日在國會說:“國會今天通過的海外戰鬥人員法案的最大意義是,我們會比較容易將在海外與恐怖團體並肩作戰的澳洲人定罪。”
  “這表示,我們在國內可以比較容易監控潛在的恐怖分子;也表示,我們比較容易將教唆仇恨以製造潛在恐怖分子的人起訴。”
  因應伊斯蘭國勢力高漲,聯合國上月要求全體會員國,將前往海外與好戰團體並肩作戰、或吸收並資助他人如此的國民,列為重大罪犯。
  情報專家估計,全世界數十個國家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參戰的外籍戰鬥人員,有數千名之多。
  
  【延伸閱讀】英媒:以色列為何不怎麼操心“伊斯蘭國”?
  參考消息網10月24日報道 路透社10月21日發表一篇以色列記者、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副研究員迪米·賴德爾的署名文章,題為《為何以色列不操心“伊斯蘭國”?》,文章內容如下:
  乍看上去,以色列似乎和其他所有人一樣關註“伊斯蘭國”的興起。以色列的媒體堅持不懈地報道這個極端組織對庫爾德人城鎮科巴尼的進攻,而且至少每隔幾天就會刊登一篇有關其暴行的文章。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一再提到“伊斯蘭國”,以政府的其它部長也是如此。此外,兩名巴勒斯坦人為該組織戰死的新聞最近在媒體上也被廣泛報道。
  儘管如此,當越來越多中東地區國家對“伊斯蘭國”的步步推進日益感到震驚之時,以色列卻依然是最不擔心後者的國家。由於沒有受到直接威脅,以色列當然不會把該組織看作一個外部威脅。儘管發生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事件令人震驚,但以色列仍然遠在“伊斯蘭國”最尖端武器的射程之外。該組織直接控制的地盤根本達不到以色列邊境附近的任何地方,而且鄰近以色列的地區對該組織的支持也可以忽略不計。另外,與該地區許多好戰組織和國家不同,“伊斯蘭國”宣佈自己對干涉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衝突毫無興趣,而是更樂意從遜尼派復仇主義中獲得支持,並給伊拉克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帶來一種錶面上的秩序。
  “伊斯蘭國”還沒有對以色列構成一種內部威脅。與大多數同敘利亞接壤的國家不同,以色列無論從政治上還是從人口結構上來說都沒有被敘利亞的內戰所攪亂。以色列所採用的多樣化控制體系,即“自由民主+軍事管制”強化了這個國家內對政府不滿的選民之間的分歧。這種分歧阻止了一場類似於“阿拉伯之春”的範圍廣泛的起義。以色列和敘利亞之間相對不長而且高度軍事化的邊境阻止了大量難民涌入以色列,以及這種戰鬥的大範圍擴散。在缺乏改變現行政策的任何激勵措施下,以色列仍然決意在伊拉克問題上表現出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而且對敘利亞也保持堅決的中立態度。儘管政府經常對敘利亞內戰的受害者表示同情,而且也為他們提供一些醫療救治,而且還有一兩次襲擊了敘利亞的目標,但以色列一直小心地向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暗示,以色列認為巴沙爾是一個相對可靠的鄰居,不會採取積極行動推翻他。
  以色列領導人也不太可能受到任何內部壓力改變這一立場。儘管敘利亞的戰爭畫面促使一些巴勒斯坦人前往國外,拿起武器反抗敘利亞政府,有時還和一些聖戰組織一起作戰,但這些人的數量一直很少,而且眼下他們的憤怒是針對敘利亞政權而非以色列的。“伊斯蘭國”的暴行、該組織的宗教狂熱和對民族國家的鄙視,以及對巴勒斯坦事業的冷淡,這一切都讓巴勒斯坦人與他們更疏遠,而不是受到吸引。
  就連以色列一些中間派和美國把巴以和平進程的進展,與反對“伊斯蘭國”的鬥爭掛鉤的努力都不能讓以高層動心。前者認為,隨著阿拉伯國家政府再度與美國人站到一起,再延伸出去就是與以色列人站到一起,以色列應當在與巴勒斯坦人的會談中作出讓步,以此撫慰阿拉伯人口。這種策略寄托於如下想法上:不管“伊斯蘭國”距離以色列有多遙遠,其都是以色列唯一的真正威脅,就是它通過入侵或者利用阿拉伯國家內部的不滿情緒推翻任何一個“溫和的”阿拉伯國家,特別是約旦。
  但是,以色列政府迄今為止對於上述說法仍不屑一顧,以色列政府無論是在政治上還是在意識形態上,對於促成巴以之間達成兩個國家的解決方案都沒有絲毫興趣。以色列的觀點是,溫和的阿拉伯政權受到了“伊斯蘭國”勢力蔓延的足夠威脅,使得它們毫不掩飾地要首先考慮把美國人拉進來。如果有任何事情引發這些阿拉伯國家內的革命,這也不會讓巴勒斯坦人陷入困境。
  儘管缺少直接的威脅,但以色列一直能夠從不斷演進的災難中獲取一些短期的好處。隨著西方再度動員起來對付一個極端伊斯蘭教主義組織,內塔尼亞胡發現自己再度走上了熟悉的“反恐戰爭”的道路。他正試圖利用每個想到的機會把巴勒斯坦民族主義尤其是其中的宗教派別與“伊斯蘭國”等同起來,以此利用目前的局勢,儘管這種做法沒有太大收效。其次,若非以色列還是一個穩定的角落和親西方的國家,中東將愈發動蕩不安,以色列憑藉這一點再度讓自己變得對西方來說有利用價值,而且以色列正利用這一點把巴勒斯坦問題推到中東議事日程上更遠的地方。
  拋開這些考慮,以色列認為“伊斯蘭國”不過是別人身上發生的事情,這個國家會盡一切所能讓它維持現狀。(編譯/劉曉燕)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在伊拉克北部城市基爾庫克附近的村鎮,庫爾德武裝與“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作戰。(資料圖片)
  (2014-10-24 08:01:00)
  
  【延伸閱讀】美俄重啟安全事務合作 擬共享“伊斯蘭國”情報
  參考消息網10月16日報道 美媒稱,美國和俄羅斯14日表示,要在一系列全球安全事務上重新開展合作——其中包括有關“伊斯蘭國”武裝的情報共享——儘管兩國在烏克蘭危機問題上仍存在很深的分歧。
  據美聯社10月14日報道,雖然國務卿克裡沒有提到“重啟”一詞——奧巴馬總統在第一任期內為加強美俄關係所使用的旨在修複關係的一個說法——他還是用到了彌合分歧併在有共識的事務上改善伙伴關係等熟悉的說法。
  在巴黎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舉行了3個多小時的會談後,克裡說,雙方都需要認識到,作為世界大國,他們在打擊中東伊斯蘭極端主義以及應對伊朗和朝鮮核計劃等許多問題上負有“主要責任”。作為合作的實例,他說,美國和俄羅斯將開始分享有關“伊斯蘭國”的情報。目前美國及其盟友正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打擊這個武裝組織。
  拉夫羅夫也證實兩國將開始情報共享,並對改善美俄關係表示了積極的態度。“克裡和我並不代表敵對的兩方,”他說。
  他說,兩國在世界上發揮著“特殊的作用”,“我們可以更好地合作以提高在更廣泛社會中解決問題的有效性。這尤其事關反恐戰爭,恐怖主義現在已成為整個中東的主要威脅”。
  不過他們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分歧顯然仍存在。
  克裡說,俄羅斯及其在烏克蘭的聯盟部隊必須制止東部持續的暴力,撤回軍隊和武器,並釋放人質。他表示自己已告訴拉夫羅夫,任何獨立公投都不會得到世界的承認。
  克裡在新聞發佈會上的調門可以追溯到奧巴馬政府的第一任期時,當時奧巴馬試圖重啟因2008年格魯吉亞戰爭和其他問題而嚴重受損的美俄關係。那種良好的意願帶來了一項削減核武器條約以及其它外交成果,但普京2012年重返總統寶座後,兩國關係又日益顯示出敵意。烏克蘭危機更是將關係拉至冷戰後的最低點。
  克裡強調說,14日會談的“主要內容”都聚焦在烏克蘭之外的問題上。他特別提到了國際社會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稱兩國都認識到該組織“在21世紀絕無立足之地”。
  克裡說:“每個文明國家都不應該迴避站出來成為這場戰鬥一份子的責任。”他稱,拉夫羅夫也表示,俄羅斯將提供武器和裝備來幫助加強伊拉克軍隊的實力。
  據德國N-TV電視臺網站10月14日報道,在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戰鬥中,美國和俄羅斯打算加強合作。在巴黎會見了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後,美國國務卿克裡說,雙方約定加強情報機構的合作。他說,俄方正考慮能否在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中多做些事,拉夫羅夫表示願意援助武器或協助培訓。
  克裡與俄羅斯外長就打擊“伊斯蘭國”、敘利亞和伊拉克局勢以及烏克蘭問題商談了3個多小時。為展開私下會談,這兩位頂級外交官坐到了美國駐巴黎大使館花園裡的長椅上。
  此外,克裡證實,在烏克蘭衝突中,俄羅斯正在撤軍。克裡還要求儘快結束爭奪頓涅茨克機場的戰鬥。他說,外國軍隊必須撤離,必須釋放人質,必須沿烏俄邊境恢復烏克蘭的主權。目前,親俄分裂主義者和烏克蘭軍隊仍在爭奪機場。
  (2014-10-16 09:49:03)
  
  【延伸閱讀】打擊“伊斯蘭國”令A-10重生:適合打擊地面目標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A-10攻擊機
  參考消息網9月28日報道 美媒稱,推遲進入墓地數個月之後,“雷電”A-10戰鬥攻擊機將前往中東,在那裡,它可能會用於對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伊斯蘭武裝分子。
  據美國《星條旗報》網站9月26日報道,印第安納州空軍國民警衛隊一個駕駛這種被稱為“疣豬”的冷戰時代攻擊機的部門9月17號公佈消息稱,計劃於10月初部署約300名駕駛員和數量不明的這種飛機至中央司令部所轄區域。
  一名發言人表示,位於韋恩堡空軍國民警衛隊基地的第122戰鬥機聯隊有21架飛機,不過不確定將有多少架獲得部署。
  空軍國民警衛隊並沒有提到該小隊將去往何方或出於什麼目的。
  A-10戰鬥攻擊機是一種近距離空中支援攻擊機,美國空軍希望它退役,以便購買昂貴的新款多用途F-35隱形戰鬥機。空軍領導人曾說過,讓有幾十年曆史、擁有約300架A-10戰鬥攻擊機的機群退役,可能會在未來5年節省約42億美元。
  但是2014年夏天,國會讓該機型免於國防削減。一些專家現在表示,如果看到近乎封存的A-10戰鬥攻擊機飛向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空中戰場,他們是不會驚訝的,這種可能性將使有關該飛機未來的爭論進一步激烈。
  當初設計A-10戰鬥攻擊機是為了打擊歐洲開闊戰場上行駛的蘇聯坦克,自從20世紀70年代以來,A-10就是地面部隊的主要近距空中支援機。專家表示,這種能力非常適合清除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地面目標。
  傳統基金會國防項目高級研究員達科塔·伍德表示,“當你部署A-10戰鬥攻擊機時,它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擊毀地面上的東西”。特別是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邊境,你將會需要適合打擊裝甲車和地面敵對武裝分子的“火力”。
  專家表示,A-10戰鬥攻擊機飛得“又低又慢”,這種能力減少了附帶損害,但也讓它更容易受到小型武器以及便攜式防空導彈的攻擊。
  《簡氏防務周刊》航空部編輯加雷思·詹寧斯表示,在伊拉克,“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擁有的便攜式防空導彈,比較易於對付;而在敘利亞,威脅會大些。
  (2014-09-28 08:17:00)
  
  【延伸閱讀】外媒:土耳其警告“伊斯蘭國”勿動其飛地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土耳其抗議者10月2日在議會大樓前呼籲政府不要卷入戰爭
  參考消息網10月3日報道 外媒稱,土耳其最高將領10月2日向在“危機時刻”駐守該國在敘利亞境內一塊飛地的士兵發出罕見的支持信息,稱軍隊將在他們需要幫助時採取行動。
  據法新社10月2日報道,這塊位於敘利亞境內的飛地是圍繞著蘇萊曼·沙阿之墓的一塊土地,蘇萊曼是奧斯曼帝國創始人奧斯曼一世的祖父。
  一些媒體報道稱,這座古墓被1000多名“伊斯蘭國”聖戰分子包圍,並稱駐守在那裡的數十名土耳其士兵被劫為人質。
  土耳其領導人強烈否認了上述報道,但武裝部隊總參謀長內傑代特·厄澤爾發給駐守飛地士兵的信表明,土耳其軍方正在認真對待目前的局勢。
  厄澤爾說:“要有信心,只要聽到來自你們的一個字,我們的武裝部隊就會前往你們那裡。”
  報道稱,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0月1日警告“伊斯蘭國”聖戰分子不要襲擊該國位於敘利亞的一塊飛地,並否認駐守在那裡的土耳其軍隊被聖戰分子包圍。
  官方的阿納多盧通訊社援引埃爾多安的話說:“所有關於古墓的報道都是捏造的。”
  極端分子逼近敘土邊境
  法新社稱,“伊斯蘭國”武裝分子10月2日逼近敘利亞與土耳其交界處的一個重要的庫爾德城鎮。
  在以美國為首的聯軍空襲的支持下,庫爾德民兵組織進行了激烈戰鬥,以阻止被圍困的邊境城鎮科巴尼落入“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手中。
  該社一名記者稱,在土耳其邊境一帶聽到了城鎮四周猛烈的炮火聲。
  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警告說:“人們確實擔心,‘伊斯蘭國’可能馬上就要進入科巴尼了。”
  科巴尼的一名庫爾德官員承認,擁有更好裝備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已在夜間進一步逼近。
  一位人權觀察組織負責人說,由於擔憂伊斯蘭國聖戰者的推進,被圍困的敘利亞庫爾德城鎮科巴尼及周邊地區的居民幾乎全面出逃。
  總部設在倫敦的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的負責人拉赫曼說:“由於擔心‘伊斯蘭國’迫在眉睫的進攻,科巴尼及鄰近村莊約有80%到90%的居民出逃。”
  他說:“科巴尼現在已成為一座沒有居民的空城。”
  土考慮對“伊斯蘭國”動武
  美聯社10月2日報道稱,土耳其議會當日就一項動議進行討論,該動議要求授權政府派軍隊進入敘利亞和伊拉克,以及允許外國軍隊在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中使用土耳其領土。
  土耳其仍未明確自己在美國領導的打擊“伊斯蘭國”聯盟中要扮演何種角色,但的這項動議為土耳其的軍事介入或者外國軍隊使用土耳其基地確定了法律框架。土耳其政府在議會中擁有多數席位,預計這一動議可以通過。
  法新社稱,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0月1日敦促西方為敘利亞和伊拉克危機尋找一個長遠的解決方案,並稱向“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扔“大量的炸彈”只能帶來暫時的緩和。
  埃爾多安強烈要求利用這場危機驅逐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以解決敘利亞衝突,並稱國際社會的行動不應僅僅是空襲。
  土耳其議會10月2日將就是否授權政府對敘利亞和伊拉克危機採取軍事行動展開辯論。
  丹麥將派戰機參加空襲
  據美聯社10月2日報道,丹麥議會10月2日批准了政府派遣戰鬥機的提議,該國將派出7架F-16戰鬥機加入空襲“伊斯蘭國”的國際聯盟。
  丹麥將派出4架作戰戰機,3架後備戰機,以及飛行員和輔助人員140名,為期12個月。戰鬥機的基地將設在科威特。
  丹麥的貢獻還包括約120名軍事教練,他們將就如何與“伊斯蘭國”武裝分子進行地面戰爭培訓伊拉克和庫爾德安全部隊。
  法新社稱,法國10月1日決定加強軍事部署以打擊在伊拉克的“伊斯蘭國”聖戰分子,增派3架“陣風”戰鬥機和一艘驅逐艦。
  這一措施是由法國總統在國防委員會會議上宣佈的。法國三軍參謀部指出,增派的戰機和驅逐艦將部署在波斯灣地區,強化軍事部署“旨在對伊拉克軍隊提供更緊密的空中支持”,“通過配備海上力量可以和我們的盟友協同參與該地區的空中控制”。
  (2014-10-03 11:30:00)  (原標題:澳大利亞通過法律將前往伊拉克參戰行為列為犯罪)
創作者介紹

咖啡機

md41mdri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