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抓好農村清潔能源建設,發展以沼氣為重點的農村可再生能源,是促進資源循環利用、推動農村節能減排、改善農民人居環境的重要舉措。習近平總書記曾作出專門批示:“在‘十二五’規劃綱要中,可考慮把實施農村沼氣工程作為農村能源產業發展的重要舉措,繼續抓實抓好。”全國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十二五”規劃提出: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率力爭達到80%以上,適宜農戶沼氣普及率達到50%以上。這些重大戰略部署,為湖南農村沼氣開發利用指明瞭方向,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沼氣可成為湖南農村重要清潔能源
  湖南多年的實踐表明:沼氣的使用不僅解決了農民生活用能,還是緩解能源危機、促進節能減排、改善生態環境、增加農民收入、發展現代農業的重要載體。
  據統計,湖南近10年來興建戶用沼氣120多萬戶,大型沼氣工程267處,中型沼氣工程693處,小型沼氣工程18170處,生活污水凈化沼氣工程2040處。全省沼氣用戶累計達到了250多萬戶。沼氣建設產生了非常明顯的綜合效益。全省年產沼氣9.2億立方米,節約標準煤近70萬噸,減排二氧化碳近200萬噸,節約薪柴330多萬噸,相當於封山育林800多萬畝。養殖業糞便通過沼化處理後,變成了優質的有機肥料,普遍用於果園、菜地、農田,提高了農作物產量和品質。如湘潭縣古雲村,從2004年開始推廣清潔能源,現全村近500戶有460口沼氣池,不僅節省了燃料費,還通過發展豬—沼—稻(菜、魚、香菇)等循環經濟模式,實現了增收節支。
  湖南在實施沼氣工程方面還有很大空間。作為全國第二大生豬養殖大省,全省年出欄牲豬8000多萬頭,年出欄50頭以上規模養殖比重達到68.3%,年產畜禽糞尿3000多萬噸;種植業年產農作物秸稈總量約為4420萬噸,其中水稻、油料、棉花和玉米秸稈四類是秸稈資源的主體,占全部秸稈量的93.1%。畜禽糞尿和農作物秸稈合計折標準煤近3000萬噸,但目前實行能源化開發利用的不足20%。如果將養殖業、種植業廢棄物全部進行能源化利用,每年生產的能源量相當於湖南煤炭增產50%。沼氣完全可以成為農村重要清潔能源,極大緩解能源危機。
   當前問題及其對策
  
  沼氣開發利用具有多重效益,潛力巨大,前景廣闊,要針對當前存在的使用效益發揮不充分、技術員隊伍難以穩定、後續服務跟進難等問題,採取切實有效的舉措,推進沼氣事業健康持續發展。要將其與解決農村生活用能、減少化石能源使用、實現節能減排結合起來,與實現清潔生產、推進全省農業現代化建設結合起來,與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實現清潔生活、改善農村民生結合起來。還要準確把握農村清潔能源開發利用的公益性、基礎性特征,加大投入、開發力度,同時科學制定支持政策和配套措施,跳出單純依靠政府支持引導的老路。要形成多元化投入機制,使農村清潔能源事業成為可通過市場運作不斷發展壯大的朝陽產業。
  一是加強農村能源改革創新。當前,農村生產和生活方式都發生了深刻變化,農村可再生能源建設必須進行體制機制創新,建立健全領導負責和部門分工負責制,一級抓一級,層層抓落實,並將農村可再生能源建設納入年度績效考核內容。各級主管部門要按要求抓好項目實施,確保項目安全、資金安全和生產安全。
  二是完善後續服務體系。進一步改進服務方式,將農村可再生能源有關技術知識納入村、組幹部和農民集中培訓內容,普及使用和維護技術。大力探索推進農村可再生能源“三聯兩解一提升”服務網點新模式:以農村沼氣服務網點為紐帶,將沼氣日常維護與供料、供肥緊密結合,使“養殖大戶大場——沼氣用戶——大型產業園”三者有效結合,破解“糞便過剩和原料不足”兩大難題,實現沼氣用戶、糞污治理、產業發展、節能減排、環境保護、生態建設多贏格局。
  三是強化科技支撐。通過與科研院所、相關企業合作,加大對農村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創新研究,努力提高農村能源開發利用水平。加大對大中型沼氣工程集中供氣、沼氣發電、秸稈生物質氣化、生物固化等技術的攻關力度。對已經成型的成熟技術,積極鼓勵、支持技術試點和示範,推動新工藝、新技術、新材料的推廣與普及。
  四是發展農村“管道沼氣”。大力發展管道沼氣,探索、推進村級集中供氣站建設,爭取新建大型沼氣工程都實現向周邊農戶集中供氣,既能解決農戶的生活用能,緩解養殖場的集中污染,還能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
  (作者系省農村能源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原標題:大力發展農村沼氣事業 推進農村清潔能源建設)
創作者介紹

咖啡機

md41mdri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